• 回家 一

    2005-12-19

    从卡昂出发时,有点淡淡的不知所然,意识中只是去一个叫做巴黎的地方,却完全无法体会可以回家的幸福感。
    可能是分隔的太久,我都会去想象爸爸妈妈的着装和表情,那见面时的场景,这些会令我紧张和激动。
    接下来的奔波是枝节重重的,我假设着,我多么希望一觉醒来就是首都国际机场。
    15日的傍晚,我拖着20公斤的行李来到了巴黎,要经过地铁才能到94省的雷和冷家。我厌倦巴黎的地铁,因为要和老朋友相聚我显得更加的盼望。
    翻出地面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他们电话,冷来接我了,见到她时有点意外的感动,她瘦了,也漂亮了。
    回到他们家,我们首先就每人端起了一碗香香的薏米红枣汤,一边侃了起来。
    她讲了很多我们分别以后的关于雷的,关于她的,或者关于他们的小故事
    不经意见,我看见新的他们,那些经历了好多好多磨躏之后的他们。我的满足和欢喜一下间充溢了。
    16日晨,我们三个人摸黑起来了,雷要考试,冷要送我。我很开心。
    在去机场的RER站台,我们告别了,微微不舍
    在机场,过于的空闲。中途出现情况警察出来排解。我等候了2个小时 的飞机。
    登机以后,发现航班上的服务不错,坐在身旁的先生一直在不停地换看英文版法文版和俄罗斯语版的报纸。他没有让时光悄悄溜走。
    飞机还有50分钟要到MOSCOW 时,我开始也日记,窗外已经黑乎乎。吃饱喝足。完成日记,还有20分钟就要到了。
    俄罗斯的夜景好是美丽。
  • 半边心

    2005-12-14

    出发以前,有点恍惚

    我是个敏感的人,有时候为了几乎不存在的焦虑

    幻想 沉迷 庸扰

     

    收拾房间,装行李

    边回想着这四个月的幸福笼罩

    在这个细节的房间

    多少的乌云翻滚

    就有多少的感动

     

    这个世界忽然间变得盛情

    我忽然间变得难以分辨

    是去的逸情

    还是来的艳丽

     

    镜头落在一个寂寞的咖啡杯上

    孤单的自言自语。。。

    在可以听到飞机划过的傍晚

    北半球的率性省略了暧昧的黄昏

    直袭黑暗 

  • 梦呓呓

    2005-12-12

    凌晨已是深,我看见纯白的幸福轻轻地搭在枕边,微柔地呢喃着。
         情必是夜深,那倦意无心再和我对白。
         看着屋顶,觉已是充实着落,却也倾听到自己不可停揣的呓语
     
         “我想把你装进我的口袋
          任我随时可以抚摸你洁白的羽毛。
          我又想把你吞进我的肚子里
          饿的时候,摸一摸我的肚皮
          打一个嗝,都可以听见你的乖巧蜜语。
          想把你我松松地握在手心
          带你去看这里美丽的风景
          收集你好奇无邪的那些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