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仅是一说

    2006-02-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1lililing-logs/3834431.html

    论文开稿,是一个比较深重的工程,打开抽屉,理出一个红色的32开的笔记本,有很多旧旧的笔迹,包括一些演算,一些学法语时的练习,还有一些碎碎的文字。
    那年喜欢昆德拉的“哲学”,让人陷入一个圈套般的文字说客。现在觉得不如过去视觉上的迂回,也许是习惯了,搬来了,却无法遗忘。有些本上是关于《缓慢》的摘录:
     
      “彭德凡:或许是暴露狂们的柔道,但不是道德的柔道!因此你不该把我归类为舞者,因为一个舞者
                   要表现出比其他人更有道德。至于我,我表现出比你没有道德。
     
    凡生:舞者要表现出有道德,因为他广大的群众很天真,把道德行为视为崇高。但我们这一小群人是
             反常的,喜欢不道德。所以你却是对我使用了道德柔道,这和你舞者的本质一点也不冲突。
     
    (彭德凡)他创造,推演他的想法只为自己的快乐,他并不轻视人生,那是他愉快,调皮的思考不竭的源泉,但是他一点不想和它有太密切的关联。他和一群朋友聚在“加斯科”咖啡馆中,这人性的小样对他已经足够。”
     
    这两天总徘徊于说服和被说服之间,不论是教条,道德,或者崇拜主义再或心理暗示,我都相信哲学和生活是共存又不太能密切关联的,就如彭德凡的愉快和调皮的思考,推演自己的想法是为了让自己快乐,本质上是拥护舞者的,他不宣扬道德,而是将它舞蹈!和一群朋友,便是足够。说服和被说服就不是太有意义了,我开始这样的相信,那些就算是昆德拉小说中感动过我的哲学,也成为了一串简单的句子,可是世界上所以的教条也不尽然完全失去意义,他们罗列的价值和权利如同人类的生存一样,层次丰富,并且无穷无尽,但是让每个个体产生欲望的总是屈指可数。
    又有什么关系,拥护是一种意识形态,是因为令自己感到快乐,舞蹈着,是一个缓慢和漫长的动作过程,是生活。在那个彭德凡叫做“加斯科”的咖啡馆,从容的感受思想流淌的一刻,就忘记了什么是一定什么是不一定。
    。。。。
    分享到:

    评论

  • 我排斥哲學,因為。。。看不懂

    我不喜歡別人總結出來的“哲學” ,更喜歡從生活中領悟,感受那點小小的欣喜和得意。所以。。。我就一直的如此“大愚-弱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