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电影,从不给情面,文字和光影只教人脱去防备地接受“共鸣”.....

    我说:亲爱的妳啊,别再为难自己,要是爱不透气了,就出来吧,没有说不尽的委屈,我只想再听哭一次.

    听到的消息,仿佛看见一脸公主的骄傲,和一如既往倔强的眼神,如同另一个自己亦可以想象出,敲击键盘时候的激动和抽搐,一排排的委屈,泪水无法沁进屏幕,却流进我的眼里.看着这些陈述,是女人本能的揪心,和朋友情感的怜悯.我知道容不得眼中沙,我知道不甘心如同电影里的那个女人一样,丢下一句:"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不能再装傻了"就走得利利落落.——电影将大多的情感挣扎省略掉,却那么直白地映着一个决裂的镜头.

    一定看不到我重重的怜悯,我只是无法给任何的意见.你要我看《长恨歌》,我已经猜到定是要我去看"程太太",妳没有继续说,大概不是主角,就如同的那场爱情,始终在一个巨大的人物之下,再卖力的饰演,也还是握着有限的青睐,不及主角,眉眼一掠就是导演的特写镜头和男人的澎湃...

    我想不出有比劝开心更好的提议,我不想勉强伟大冷静,也不希望再去寻找开导和倾听,继而重复叙述自已,我只愿望会开心.请原谅我没有多么伟大的劝解,我也不想说任何立场,可是我也感染到重重的疼痛.没有人不说生活残酷.是曾经骄傲的公主,一个相信我们前世是姐妹,大家都捧着疼的骄傲女孩,也是他的公主,他却还有比公主更热爱的神灵,一个他也无法得到,却只能心生遗憾遥遥倾慕的神灵...

    我相信不是第一次的难过,说曾经相信时间会让自己变得强大,大过一切,淹没一个虚无的阴影.可是我看见你在缩小,因为对抗不过,慢慢变小.我舍不得埋怨不懂得男人,就算懂了,那又如何?也许反倒平添了更多的忧虑.还是我在责备的他?可依说的,他什么也没做,行为一直无懈可击...

    亲爱的,我也哽住了,什么也不想说,但是我甘愿分担你的全部眼泪,让它们流到我这来啊!希望所有于只是一场疲劳的梦,只哭过梦里那一次...

  • 飞机迫重的轰鸣声犹如还在,足以将味觉稀释,整天少食却是饥饿。这幻觉同时是因着重复了一个周期的离别,这个周期正是一年。

    去年今天,我正怀满释放的情绪,在街边为父母和朋友选礼物,整整想的都是怎样大家会满意会喜欢。每每换一个店,都在想如果可以挽着昔日的臂膀,走这里别样的景致,会有多么的自沾,哪怕那种仅仅只是满足幻想的画面,也好令我迷恋和充沛。

    那段,我几乎全是赖在家里,只想呼吸家里还未消失的粉刷的味道,它与我太陌生,我们才只有过一个月的同栖,我要用尽力气记住它的味道,将它随后带回我另一个息身的地方。那是段规律到单调的日子,我却没有觉得寂寞和乏味,能与家亲近至此,再简单都是万物繁生的归点,我切喜不过。爸爸每天早早要去楼上和他的鸽子说话,半个小时回到家里,都是坐在他的小凳子上看每天的报纸,他的重复刻成了一节画面,每每翻阅,总是涌动着难言的想念。妈妈还在上班,她总是敷衍我的劝告,她总是对我承诺,马上申请退休,却直到今天还在东奔西走,屡次说起,都总是看见她眉宇间的顾虑,那种从不被她说起,却明铮铮写在那里的原委。

    一年的急逝,甩不开的飞机轰鸣,周期的恰到,我不可抑制地,一厢情愿地重复去年这个时候的“快乐”“想象”“回忆”,如同再次经历一般的,假设美好。也可能写完,过不了多久我会去买飞机票,也可能我只是一抒思念,时逢今天,总不能轻易了却我的幻想,尤其是因着那对面墙壁上直面印来的,关于那段假期的胶片。

  • 再去巴黎

    2006-11-21

    借着几个朋友的运气,早上拿到了那个定心丸,它对于父母而应比对我更加有意义,而我,将它完全看作是为他们的礼物。我只是为他们喜悦。

    下午,要出发去巴黎,看一些朋友。巴黎曾经并没有给过我多么传说式的满足感,而伴随焦促的向往,带来的总是灰蒙蒙的错落,和那里不合时宜不合景气的“大气”。

    去一个地方,也许和心情有关,这是从朋友身上得到的启示,我情愿这次去巴黎可以不必像游人一样去审视它,而与它就可仿若与一个朋友的重逢,只是再拥抱它的沧桑便足矣。

  • 家里的网络好容易开通了,论文答辩结束,觉得应该会有好些的时间去看碟和看看那些丢弃好久的东西。

    前些天把因为在餐馆做周末工作,发现原来法国人对报纸上SUDOKU尤其痴迷,初看这名觉得可能是日本的玩物,后来网上搜搜才发现原本也是西方数学家的成果,只是日本人更会玩,变变就吸引了这么多人,据说有很多几近痴狂去玩的人,级别从超简单(上厕所消遣一下)的,到需要半小时到更多时间推敲的那种。法国人也玩带劲儿了。从网上下了一个到自己的电脑,发现原来电脑上并没有笔算有意思,原因在于,这个游戏最好的用处是打法等待的时间,而割出自己的时间像大学时候疯狂扫雷一样去耗时间,觉得有愧生命。

    打工赚来的钱,给自己换了一个数码相机,虽以再不是大学里那个痴痴的数码迷,但是看见更新的产品,总还是心里抓狂,朋友给我建议要是不太看性能,就我给的只看外观小巧的指标,FUJIFILM 的卡片机,可是这边fnac只有Z2,并没有CASIO的外形讨好,只好舍弃性能,图了方便,以后的片片还是回家委托我的ps辛苦它了。

    看来,好一段时间要过山顶洞人的生活了,今天的驴下了好多电影,晚上的目标是《植物学家的中国女孩》,这虽然被说成是《断臂山》的女同志版,但应也有它的好, 顺便下了一点蔡康永前期的《今天不读书》,还有些片片在挂,慢慢拖吧。

  • 变数与不变

    2005-12-20

    见到了爷爷奶奶~
    这是除了爸爸妈妈以外最想见到的人
     
    奶奶走了好远的路,到了家里
    奶奶坐在太阳下看着我
    带着她喜悦又微微伤感的表情
     
    我知道叔叔的病情
    是这次我回来唯一不美满的地方
    每个人都在喜悦和忧伤中徘徊
     
    叔叔,在我小时,最能和我疯闹的长辈
    多么生动和善良的一个人
    今天在等待病情的裁决
     
    病房中的婶婶给我看了叔叔的献血证
    很多年以来那些献血的纪录已经几乎填满整个本本
    那些爱
    现在在多少人的身上流淌
    那些人
    是不是也在接受这样的爱时
    也曾默默地祝福过馈予的人呢?
     
    一年的时间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是不复的
    多少是永恒的
    但是这些牵盼的爱,系着我
    在我生活的每个间歇里。